长舒

一见如故
生万般欢喜心
人生无常
各时心境各不同

《Anthony》the END.

MORE AND MORE:55555anthony小哥QAQ

Asuka千帆:

1.

 

“嘿。”

 

他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抬起头来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男孩,秋季昏黄的午后阳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落在地上,那个男孩踩着他的影子。

 

“你脸上的伤口很酷啊。”

“我爸爸在我脸上割的,的确很酷,不是吗?你也想来一刀吗?”

他回答,连头也没有抬起来,陈旧的通风扇奄奄一息的旋转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他看着那张矮矮的床,发黄的白色床单的一角绣着他的名字。

 

“那为什么被送进监狱的是你而不是你爸爸?”

那个男孩依然微笑着,丝毫没有因为他的粗鲁而被惹恼,anthony不得不抬起头来,他想这个家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在男孩之家这种地方长大的,他彬彬有礼并且一直保持着微笑。

 

“因为我把他杀了,我猜,所以只有我能进监狱。”

他想要把他吓走,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所有人都这么说:天啊,什么样的孩子能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即使他的母亲,一直遭受他父亲毒打的母亲,也像看怪物一样盯着他脸上的刀疤。

 

“我是Carl,Carl Elias。”

 他伸出手,Anthony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的眼睛。

“Anthony,我知道你叫Anthony,我觉得你很酷。”

 

2.

那是1974年10月30日。这一切都是这样开始的,他想。

他向他伸出一只手,他将他拉入了他的世界,从此以后他像一颗围绕着他旋转的行星,不知不觉就是一生。

那天男孩之家的其他孩子们聚在一起聚精会神关注着广播里转播的拳击赛。年轻的Muhammed Ali对战George Foreman,人们将这场比赛称之为“狮王之战”。*最终在一片滔天的呐喊声中,年轻的幼狮将年迈的狮王掀下擂台。

 

一个新的时代从此开始了。

就像他们一样。

 

3.

后来他发现Carl Elias总是第一个去迎接那些被送到男孩之家的孩子们。

有些人他伸出了手,有些人却没有。

Anthony曾经问过他,他选择朋友的依据是什么?

Elias耸耸肩膀,他说:“朋友并不是可以选择的,Anthony,而且他们也不是我的朋友。”

 

“你,是我的朋友。”

 

他说这话的样子,就像是这个男孩之家小小世界之中隐秘的国王。

 

有时Anthony想,也许那时的Carl Elias并不知道,朋友两个字对于一个”怪物”所具备的魔力。

就像让一株生长在漆黑冰冷的水面之下的水草,看到了那遥远的光。

他可以为之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甘之如饴,毫无怨言。

 

3.

他们在那间狭窄的公共卧室里度过了漫长的青春期,身边的孩子们来来去去,只有Elias和Anthony一直没有消失。一个是没有人敢领养的杀人犯,一个是无数次被寄养家庭送回group home的问题儿童。Anthony的床头墙壁上有一处小小的凹陷,他将一小块石头藏在那里,在无聊的时候他会将石头反复投掷在墙壁上再接住,石子撞击墙面发出嗒嗒的响声,多年以后,那石子被磨掉了所有棱角,变得光滑圆润。

 

有时Elias会坐在他床头把玩那块小小的石头,他笑着说:“其他人都无法忍受它的声音,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被寄养家庭领走。”

Anthony从他手中抢过那块石头,朝墙壁投去再伸手接住:“没人敢惹一个杀人犯,所以他们只能忍耐或者离开。”

“还有另一种选择。”Elias说,“我喜欢这声音,它能够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不去想那么多。”

 

Anthony笑着问:“你在想些什么?”

Elias习惯性的耸耸肩膀回答道:“比如,要怎么活下去。”

Anthony枕着手臂躺在那张看上去已经摇摇欲坠的小床上,他说:“总不会比现在更糟了,对吗?”

“可是我想让一切变得更好。”Elias说。他坐在Anthony的床边,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极其认真。

Anthony撑起身子看着Elias,他眨了眨眼睛笑着说:“Yes,boss.”

 

他知道,他又要离开了。他总是被不同的寄养家庭一次又一次从这里领走,因为他看上去是个懂事又聪明的孩子,但是Anthony知道。

Carl Elias一定会回来,会回到他身边。他一次次的离开只是为了获得有限空间内更多的自由,认识更多的世界。

他一定会回来,因为只有同类才能够相依为命,他们就是同类。

 

4.

他们离开男孩之家的时候Anthony还没成年,但是他还是跟着Elias走了。

他说:“如果你再也不会回来,那我也不会再留在这里,你是我的boss。”

那时的他们,偶尔为黑帮的小头目跑腿赚钱买上一包烟,就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是Anthony知道Elias不满足,他想要成为真正的国王,就像他一直都说的那样,所有人都是国王的后代,所有人都可以活下去,。

 

他们离开男孩之家的那天,也是一个刮着大风的秋日,Anthony吹着口哨将那枚石子丢尽了哈德森河,他们路过一家酒吧时,电视里正在播放许多年前那场经典的拳击比赛,Elias站在门外默默的盯着那块小小的电视屏幕,很多年以后,他觉得这场比赛就像他人生的某种隐喻。

 

他忽然转过身来对Anthony说:“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我们应该去庆祝一下。”

“我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个酒吧,或者,去纹个身怎么样,纹几句拉丁语。”Anthony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Elias笑着说:“没有什么纹身比你的刀疤更酷,他们叫你scarface,听起来可真让人闻风丧胆。再说我要把钱寄给Bruce,他要去上大学了。”

Anthony双手插在皮夹克的口袋里,踢着脚下的小石子:“说真的,为什么你会为他付学费呢,boss,你可以自己去上学,我可以付你的学费。”

Elias将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递给Anthony,他笑着说:Bruce擅长和数字打交道,而我只是喜欢读书,我不需要什么老师,只要不断的读书就可以了。以后我们会需要一个会和数字打交道的家伙,Anthony,以后,我们的未来,会有很多很多钱需要打理。这是一笔投资。”

 

“所以,我既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数字,连作为投资的资格都没有。boss。”Anthony笑着说,眉毛弯弯,脸上的伤疤有些变形,让他看起来有些悲伤。

Elias却没有笑,他停下脚步转身抓住了Anthony的肩膀,他的力气很大,几乎让Anthony有些吃惊。他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你是Anthony,这就足够了,我的朋友。”

 

后来他们既没有去纹身,也没有去酒吧,Elias去食品店用便宜的价钱买了奶酪,意大利面,还有番茄。他们回到一起租下的小公寓,Elias为Anthony做了一顿意大利菜。

 

这是记忆中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纪念日。

 

 

4.

Anthony依然记得那年夏天,Elias似乎特别兴奋。某个雨夜,他在他身边翻来覆去辗转反侧。

Anthony迷迷糊糊的说:“hey,boss,如果有什么事能让你不再这么折腾快告诉我,再这样下去我明天一大早去码头就要迟到了。”

 

Elias安静了一会儿忽然低声说:“你会梦见他吗?”

 

沉默忽然降临将彼此笼罩,像厚厚的蜘蛛网让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Elias轻声说了一句抱歉,而Anthony却忽然说:“几乎每一天。”

Elias睁着眼睛看着低低的天花板,他说:“我总会梦见我的母亲,她有一双闪亮的眼睛,还有就是梦中那片深红色的血。”

Anthony躺在他身边,闷热潮湿的雨天,连呼吸似乎都变的钝重了起来,他说:“我的父亲总说,我们是罗马人的后代,你总该学一两句属于自己的语言。然而直到现在,我唯一记得的,是他临死前,在我手中挣扎时留下的那句话。几乎每一个夜晚我都会梦到他,他满脸是血,面目狰狞的对我说morior invictus,他以为自己是罗马的战士,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宁死不屈。”

 

“而我回答,invictus maneo,然后割断了他的喉咙,他的血溅到了我的脸上,我分不清究竟是自己在流血还是他的血,很多很多的血。”

 

小小的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Elias侧过头来,正面对着Anthony脸上的刀疤。

他无法控制自己,低声问:“你会想念他吗,你的父亲。”

Anthony侧过头来看着他,他的眼睛里藏着深深的迷茫:“我想,我想念的只是一个父亲的概念,而不是那个被我杀死的酒鬼。”

“我也是。”Elias轻声回答,但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我想念的,只是一个存在于想象之中的父亲。”

 

不知过了多久,Elias以为自己已经昏昏沉沉的睡着了,Anthony从他身旁缓缓靠近,在他耳边低声说:“想象力是个婊子,千万别相信它,boss。”

 

 

5.

那个冬夜,Anthony从码头回来的时候,浑身颤抖的Carl Elias独自坐在黑暗中,他面前是一把手枪。

Anthony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他身边。

 

在沉默中,不知不觉漫天大雪将这世间的污埣覆盖。

他问他:Did you kill him?

他回答:I will.

Anthony拿起了那把手枪。他说:I will doit for you, boss.

 

这是我存在的意义,他想,既然,你希望我一直都是Anthony。

 

6.

直到很久以后,Carl Elias所说的未来真的到来了,Bruce忙着帮他打理那些账户和金钱,他还一直都是那个Anthony。

又过了许多年,Anthony心中的未来终于到来了,又是一场幼狮与狮王的战争,他想他依旧是他的Anthony,如他所愿。

 

他在电话里喊他的名字,那一瞬间,似乎漫长的时光在他脑海中轰鸣而过,他记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我是Carl,Carl Elias。”

 他伸出手,Anthony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的眼睛。

“Anthony,我知道你叫Anthony,我觉得你很酷。”

 

他闭上眼睛,这一天是2014年10月30日,他们第四十个纪念日。*

 

 

the END

 

 

*昨天在live tweet时,扮演scarface的演员David Valcin提出,Elias的炸弹保险箱密码是一个日期,这一天发生了这场著名的拳击比赛,同时也可能是elias和anthony初遇的时间。elias出生于1965年,虽然时间上看起来两个人都很小,但就当这是个年龄挂吧。

 

*David还说,2014年10月30日,正好是这一集完成拍摄的日期。

 

 

 

 


评论

热度(133)

  1. 长舒多多 转载了此文字